内蒙古呼和浩特托克托县双河镇河口村
本站网址:
494566.cnlhzb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本村动态

介绍河口

发布时间:2014-03-22 20:45:44     阅读:518 举报
 管理员是一个76岁的老人,好像有某种病的后遗症,走路非常慢且趔趄着。我们赶紧上去扶着老人,告诉老人不要着急。老人到门口后,掏出钥匙手几次探不到锁的高度,最后终于打开锁,告诉我们:这个院是92年(1992年)修的,其他都是仿得,只有这个锁头是原来的。其实这个不应该叫锁,它即不像现在的西洋锁,也不像中国古代的一体锁,它更像一个机关,由三部分分别固定在两扇门上,通过两次解锁,才能开开门。只是古人留下的锁与旗杆都被现代人从形体到灵魂都改成西洋的了。 
    进了院,在院靠后的地方立着我们来看的生铁蟠龙旗杆。它由生铁铸就,通体为浅黑色,摸上去凉凉的,有点潮湿的感觉。但表面看不到哪怕非常细小的水珠,潮湿就像旗杆天生就带的一般。旗杆底部嵌在一对大石头中间,下面是两个六角形大铁墩子,两根胳膊粗的铁旗杆各从大铁墩上长出来,直向天空。在每根旗杆中部铸有一条大蟠龙,缠绕在旗杆上,盘旋而上,龙头对着另一根旗杆的龙头。每个蟠龙爪上都抓着一只硕大的蜘蛛。老人告诉我们,蟠龙抓着的是当时残害人民的蜘蛛精。每个旗杆上部的四个方位,又都伸出一个镂空的四方形小铁斗。小铁斗每面都镂刻着两条小龙,连同大蟠龙,一个杆上共有9条龙。旗杆顶部顶着一个圆形的球,使旗杆从顶部看就像丹麦国王的权杖。 
    在生铁蟠龙旗杆蟠龙尾巴下,又各有一个六角形斗,分别铸刻着两首五言绝句。东面是唐代诗人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西面是唐代诗人王维的《竹里馆》: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在旗杆上,还铸有一幅对联,东面旗杆上铸:“海晏河清威灵著绩”,西面旗杆上铸“风调雨顺亿兆蒙休”。从对联上看出当时人们对好生活的期盼。 
    这时,看旗杆的老人朗诵了一段流传了百余年的民谣: 
“河口镇,生铁旗杆本爱人, 
一对对石狮子门前站, 一对对虎钗把门看。 开开山门把那旗杆看, 
南到黄河一澄清 
北到阴山归化城 
双和店财东榆次人 太原府里请匠人, 
正月起工七月成 
旗杆顶顶蜂窝铜 
铁翘板 四方墩 一对花瓶往上行 
玲珑斗,做得精, 
一面铸有两条龙, 
四面铸着八条龙, 
生铁旗杆十八条龙。 
旗杆顶头风磨铜, 
一面挂着四个铃, 
两面共有八个铃, 
大风刮起响连声, 
顶如北京的景阳钟。” 据资料介绍,河口镇当时店铺林立,非常繁华。这里主要是山西走西口来的商人。他们感恩于养育他们的黄河,为祈求平安幸福,便在咸丰年间在河口镇黄河边建起一座龙王庙。后来,河口镇“双和店”股东贾子萤(他是山西榆次人),联络广合店薛老板、晋益恒吴老板几个商号,在同治元年(一八六二年)从太原府太谷县请来“聚德隆”金火匠人,铸造了两根三丈六尺五寸(表示一年365天)的铁旗杆,竖立在龙王庙门前。这就是河口镇生铁蟠龙旗杆的来历。 
    据老人讲,铸这旗杆时,曾有神人相助过。当时,匠人做好模具后就犯了难:这么高的旗杆,怎么往上浇注铁水呢?忽然他看到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,就去求助。谁想老人很不高兴地说:“我土埋半截的人了,你还问我?”匠人从这话里顿悟出旗杆要用土埋着半截半截浇注,抬起头要感谢老人时,竟看不到老人半点身影。于是匠人望空跪拜,感谢神仙点化之恩。 
    只是这原来建在黄河岸边的龙王庙和铁旗杆,随着时间的风沙,早已改变了原来的模样。龙王庙在“文革”时被焚毁,而黄河,也在几次改道中,像繁华的商业离开河口镇一样,也向南迁了数华里。唯有这生铁蟠龙旗杆,和河口村许多不愿离开故土的老人,还在苦守着河口的现在,在悠扬的风铃里,追忆着昔日的繁华。 


网友评论: